欢迎光临华夏财经网!网站地图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财经 > 证券IPO >

药明康德:心系国民产业报国 回归A股续写传奇

作者:吴杰   来源:华夏财经网 更新时间:2018-05-17 14:02
                                           愿景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药、没有难治的病”

V.png

 

2000年,李革毅然放弃在美国已获得的成就,决定回国再次创业,并于2000年底成立药明康德新药开发有限公司,将医药研发外包这种模式引进中国,被媒体称为中国医药研发外包产业第一人。在他的带领下,药明康德发展迅速,于2007年成功在美国纽交所上市,被誉为"华尔街首次为中国的头脑买单",为医药界"中国研发"打了一剂强心针,201858日在我国A股挂牌上市。事实证明,李革一直以来的选择基本没有失手过。在过去二十年的中国医药产业史上,李革已经成为一个绕不开的人物。

   回国创办研发外包公司

药明康德CEO李革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1989年从北京大学化学系毕业后,他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留学,并于1993年获得有机化学博士学位。1999年,李革应母校北京大学之邀,回国向国家卫生部领导和国内制药业界介绍了有关组合化学技术在药物研究中的重要作用。此次回国考察,他发现了国内制药行业的一个问题:众多制药企业在基础设备和生产能力上并不比国外药厂逊色,但因持续创新能力缺乏,只能长期依赖仿制药生产。当时,一种新药从研发到最终上市需投入数十亿元的资金和至少10年的漫长时间。而国内制药企业若能将新药研发中部分环节交给CRO平台处理,就能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独立开发出具有知识产权的新药。李革于是萌生了创建研发外包公司的想法。

创业道路上,梦想与现实必须兼顾。李革发现,每年国内毕业的化学专业本科生中很多人都找不到工作,或者薪酬很低。但只要经过合适的培训,这批毕业生就是做研发外包的极好人才。这给李革吃了一颗定心丸。2001年,李革毅然回国成立药明康德,成为国内CRO领域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并开始了疯狂的圈人运动

如今,要问世界上雇佣化学专业人才最多的医药企业是谁,一般人都会回答是辉瑞、葛兰素史克、礼来等,但答案其实是药明康德:这里有几千名化学专业人才,能够将几百甚至上千项目同时进行,大大提高研发效率。

    打造一体化研发平台

随着药明康德的盘子越做越大,其人力成本优势也开始弱化。这种情况下,李革并未以裁员、减员、降薪等方式来控制成本,而是进一步发挥人力资源的存量优势,打造一体化研发平台。这一改变,与李革对于CRO的独特理解密切相关:作为研发平台类公司,最关键的不仅是价格,还有服务的全面性,技术的可靠性,以及对客户信息的保护。在创立初期,药明康德主要做小分子化合物合成的基础性研究工作,类似于厨房中的洗菜、配菜。而2008年底,药明康德国内新药研发服务部执行主任黎健从美国强生公司来到药明康德,参与到一体化研发平台建设,致力于将公司服务范围覆盖到制药研发的每个环节中。

   从外单内单

创立药明康德后,李革便发现了一个尴尬的现象:中国药企规模普遍不大,即便是有药明康德帮助,他们也更愿意生产能短期获利的仿制药,对高风险、高投入的创新药研发望而却步。李革决定将业务重点放在海外客户上,只待时机成熟,再利用国外合作中学习到的经验帮助国内企业做创新药。

翻看药明康德成立最初十年的发展史,主要客户几乎全是外单:辉瑞、默沙东、强生、阿斯利康、葛兰素史克在内的世界药企20强全部列入其中。针对国内企业,药明康德大多只是提供一些单项的数据测试工作。如今,国内制药公司羽翼渐丰,它们已不甘心单纯经营仿制药、原料药,药明康德迎来了国内业务的春天 经过药明康德不懈努力,如今,中国医药企业百强榜中研发实力排名在前20位的企业,有一大半都已成为药明康德的重点客户。

   心系国民 产业报国

药明康德的一举一动都被外界紧紧盯住,而它好像一次也没让关注者失望过。药明康德现在喊出的使命和愿景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药,没有难治的病。怎么做到,是李革最关心的。他要挑战的是医药行业一条至今未能撼动的铁律:药物研发的成功率越来越低,投入量却越来越大。对于公司成立、纽交所上市、海外并购、退市、旗下公司国内分拆上市这些外界观察到的关键发展节点,李革不想多谈,“其实这个是资本市场的事,也不是我们真正的关注点。”他似乎很想甩掉外界的各种猜想。
      回归A 只为投资?把药明康德看的太低了!
    “我相信不论我们多么狂野地去想象中国未来的大健康产业,都是不过分的。希望大家站在今天,不是看过去,是看未来。”李革说。他这样描述药明康德:一个提供能力和技术的平台公司,让任何人、任何公司都可以研究发现新药和新的医疗产品来造福病患。李革将其主要作用和特色概括成两个字:赋能。要成为一个具备强大赋能效力的平台是理解现在药明康德一切动作的核心语境。
       经过17年的发展,药明康德的平台上建立了五大支柱能力:小分子新药研发和生产、生物药研发和生产、细胞及基因疗法研发生产、医疗器械检测、基因组学及分子检测。“做药厂,开发一两个新药对我来说没有很大的吸引力,我们更感兴趣的是继续做平台,给更多的人和公司赋能,让病人有更多的药。做平台始终让李革兴奋不已。”
       在药明康德的愿景中,这样的一幕不再只是在想象里:一个人,一张信用卡,一个想法,一张纸,一杆笔,新药开发到生产的全部过程就可以完成。李革说:“以前的方式是你要租个实验室,招一帮人来,还要废水处理、消防等等。但现在都不需要了,你只需要拿张纸,把你想做分子的结构画一下,拿手机拍张照送给我们就可以。”已经有这样的事例发生:一家只有二名员工外加一个兼职的初创公司凭借在药明康德平台上开发的新药被另一家公司以1.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而这家公司成立时间不到两年而已。
        新药研发的效率难题让全球制药行业如鲠在喉。在李革看来,以往新药研发基本是在封闭式系统中进行,由大型药企制定规则,决定开发品种,这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病人的未来治疗方向和命运,也使全球新药开发的效率持续低下。“现在新药的数量远远满足不了病人的需求,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更多的人可以参与创新,把他的知识和经验有效地商品化。”这是李革给出的答案。
        新药研发是一场接力赛,只有当更多的人参与之后,接力棒才有可能传下去。更多的人既包括大型制药企业,也包括只有几个人的研发组织。而让更多的人加入的前提就是参与创新的成本必须降低。李革对于外界把药明康德比作“医药行业的阿里巴巴”这个做法并不反对,他认为阿里巴巴实现了一个基础功能,大幅降低了个体业主成为商业拥有者的门槛,让创业门槛大幅降低,“实际上这就是给小的业主赋能。药明康德这个平台就是要大幅降低科学家想要自己发现新药的门槛”。
        不过二者最大的不同在于,新药开发离不开“实体店”。因为新药开发既离不开研究、测试、开发、生产等诸多环节,同时也必须熟悉和满足严格复杂的监管要求。这是李革坚定地相信药明康德可以发挥作用的地方,“他把想法给我们,我们给他做实验。”
       从全行业的角度来看,大型制药企业虽然依旧是药物研发的绝对主力,但一大批研发型生物科技公司兴起,它们成为最具活力的一批新药制造者,而这类公司的很多人就是从大公司退休或者离职的科学家。但新药研究开发的链条和时间都很长,所以几乎没有人能够跑完全程,这也是李革认为建立一体化平台具备价值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李革希望在药明康德这个平台上,只要与药物开发有关,各种各样的需求都可以得到满足,知识和经验能得到充分的利用和商业化。他说:”在药明康德上可以找到大多数的能力。经过这几年的发展,我们又具备了很多别人没有的能力。”
       据李革透露,在2014年美国FDA审批通过的41个新药中,31个来自药明康德的合作伙伴;2015年批准的45个新药中,33个来自药明康德的合作伙伴;2016年批准的22个新药中有16个。到了2017年,药明康德已经拥有全球3000多家客户,有几千个创新项目在药明康德平台上运作,贯穿新药发现到商业化生产的所有过程。这是李革认为药明康德能够称之为平台的底气,因为“平台一定是大多数人用的时候才是平台”。而想要实现赋能,平台需要具备两个核心要素:规模足够大,能力足够深。
        从规模角度看,药明康德当下无论科研力量构成还是业务领域分布,国内已无出其右者;从能力角度看,伴随着规模的扩张,药明康德的技术能力也在夯实和拓展。而“当一个平台足够大,能力足够深的时候,长尾效应就会显示出来,就是你能够服务那种特别创新、非常小的公司”。而不论是药明康德布局基因组学,进军精准医疗领域,还是密集投资创新药技术公司,都没有脱离自己的逻辑主线,“很大程度上还是为了赋能”。药明康德最新的动向是,99日,旗下主打基因大数据平台的药明明码获得2.4亿美元B轮融资,由红杉中国领投,淡马锡、云锋基金和3WPartners等机构跟投。
        李革这样总结药明康德选择进行风险投资的原因:把更多更好的技术和新药产品引入中国,为中国创新赋能。风险投资除了让药明康德可以更灵活更快地对接全世界先进技术以增强平台能力外,也让其跟紧中国重大疾病的诊治前沿。通过自己的平台能力和模式创新,药明康德要在中国医药产业从仿制向创新转型的过程中发挥作用。
    20171月为止,药明康德已在中美两地投资了近20个项目,以技术和研发型项目为主。李革说:“如果觉得我们只是为了投资回报,就把我们看的太低了”。
     胜者不欺  清者自清
      在创立药明康德前,李革在美国参与创建了另一家生物技术公司Pharmacopeia2003年该公司时任CEO来上海看望李革之前写邮件问道:“革,上海有五星级酒店吗?“”可以想象当时外面的世界对中国的了解,那已经是2003年。”李革回忆说:“实事求是的讲,当时有多少人愿意回国呢?”
        在药明康德客户名单上,本土药企的名字开始集中出现,它们既有海归创业公司,也有传统上市药企。药明康德赶上了全球医药研发外包业务转移的机遇,也赶上了中国本土医药研发创新的真正开始。李革要解决的是一个世界性难题,但“赋能”可能让他在中国先找到答案。
      让天下没有难做的药,没有难治的病

 药明康德全球共设26个研发生产基地和分支机构,是中国规模最大、全球排名前列的小分子医药研发服务企业。通过其业界公认的全球领先开放式、全方位、一体化的医药研发服务能力与技术平台,公司直接服务于全球3000多家创新合作伙伴。

  截至2017年末,药明康德为客户在研1000余项新药开发项目,并同时支持或承载着全球多家知名药企的200多个临床I-II期、30多个临床III期及商业化阶段的小分子化学药生产。自2015年初至今,药明康德开始协助国内医药企业研发新药,其中20余例新药临床试验申报已经提交。药明康德协助客户研发的多个新药获FDA批准上市,或FDA突破性疗法、孤儿药资格认定,以及FDA“快速通道”等认定。

 药明康德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革博士表示,“药明康德的愿景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药,没有难治的病。我们将砥砺前行,开拓创新,让创业者和科学家更容易实现新药梦想,让医生能够把病人治得更好,让病人得到更好的治疗,成为有高度社会责任感的上市公司!”我们深信,药明康德在李革董事长的带领下未来一定能够飞得更高,走得更远!也呼吁全国各界人士对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给予更多的支持和理解,让我们一起努力,为实现中国梦贡献一份绵薄之力。

V.png

 

2000年,李革毅然放弃在美国已获得的成就,决定回国再次创业,并于2000年底成立药明康德新药开发有限公司,将医药研发外包这种模式引进中国,被媒体称为中国医药研发外包产业第一人。在他的带领下,药明康德发展迅速,于2007年成功在美国纽交所上市,被誉为"华尔街首次为中国的头脑买单",为医药界"中国研发"打了一剂强心针,201858日在我国A股挂牌上市。事实证明,李革一直以来的选择基本没有失手过。在过去二十年的中国医药产业史上,李革已经成为一个绕不开的人物。

   回国创办研发外包公司

药明康德CEO李革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1989年从北京大学化学系毕业后,他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留学,并于1993年获得有机化学博士学位。1999年,李革应母校北京大学之邀,回国向国家卫生部领导和国内制药业界介绍了有关组合化学技术在药物研究中的重要作用。此次回国考察,他发现了国内制药行业的一个问题:众多制药企业在基础设备和生产能力上并不比国外药厂逊色,但因持续创新能力缺乏,只能长期依赖仿制药生产。当时,一种新药从研发到最终上市需投入数十亿元的资金和至少10年的漫长时间。而国内制药企业若能将新药研发中部分环节交给CRO平台处理,就能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独立开发出具有知识产权的新药。李革于是萌生了创建研发外包公司的想法。

创业道路上,梦想与现实必须兼顾。李革发现,每年国内毕业的化学专业本科生中很多人都找不到工作,或者薪酬很低。但只要经过合适的培训,这批毕业生就是做研发外包的极好人才。这给李革吃了一颗定心丸。2001年,李革毅然回国成立药明康德,成为国内CRO领域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并开始了疯狂的圈人运动

如今,要问世界上雇佣化学专业人才最多的医药企业是谁,一般人都会回答是辉瑞、葛兰素史克、礼来等,但答案其实是药明康德:这里有几千名化学专业人才,能够将几百甚至上千项目同时进行,大大提高研发效率。

  打造一体化研发平台

随着药明康德的盘子越做越大,其人力成本优势也开始弱化。这种情况下,李革并未以裁员、减员、降薪等方式来控制成本,而是进一步发挥人力资源的存量优势,打造一体化研发平台。这一改变,与李革对于CRO的独特理解密切相关:作为研发平台类公司,最关键的不仅是价格,还有服务的全面性,技术的可靠性,以及对客户信息的保护。在创立初期,药明康德主要做小分子化合物合成的基础性研究工作,类似于厨房中的洗菜、配菜。而2008年底,药明康德国内新药研发服务部执行主任黎健从美国强生公司来到药明康德,参与到一体化研发平台建设,致力于将公司服务范围覆盖到制药研发的每个环节中。

  从外单内单

创立药明康德后,李革便发现了一个尴尬的现象:中国药企规模普遍不大,即便是有药明康德帮助,他们也更愿意生产能短期获利的仿制药,对高风险、高投入的创新药研发望而却步。李革决定将业务重点放在海外客户上,只待时机成熟,再利用国外合作中学习到的经验帮助国内企业做创新药。

翻看药明康德成立最初十年的发展史,主要客户几乎全是外单:辉瑞、默沙东、强生、阿斯利康、葛兰素史克在内的世界药企20强全部列入其中。针对国内企业,药明康德大多只是提供一些单项的数据测试工作。如今,国内制药公司羽翼渐丰,它们已不甘心单纯经营仿制药、原料药,药明康德迎来了国内业务的春天 经过药明康德不懈努力,如今,中国医药企业百强榜中研发实力排名在前20位的企业,有一大半都已成为药明康德的重点客户。

  心系国民 产业报国

药明康德的一举一动都被外界紧紧盯住,而它好像一次也没让关注者失望过。药明康德现在喊出的使命和愿景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药,没有难治的病。怎么做到,是李革最关心的。他要挑战的是医药行业一条至今未能撼动的铁律:药物研发的成功率越来越低,投入量却越来越大。对于公司成立、纽交所上市、海外并购、退市、旗下公司国内分拆上市这些外界观察到的关键发展节点,李革不想多谈,“其实这个是资本市场的事,也不是我们真正的关注点。”他似乎很想甩掉外界的各种猜想。
     回归A 只为投资?把药明康德看的太低了!
    “我相信不论我们多么狂野地去想象中国未来的大健康产业,都是不过分的。希望大家站在今天,不是看过去,是看未来。”李革说。他这样描述药明康德:一个提供能力和技术的平台公司,让任何人、任何公司都可以研究发现新药和新的医疗产品来造福病患。李革将其主要作用和特色概括成两个字:赋能。要成为一个具备强大赋能效力的平台是理解现在药明康德一切动作的核心语境。
    经过17年的发展,药明康德的平台上建立了五大支柱能力:小分子新药研发和生产、生物药研发和生产、细胞及基因疗法研发生产、医疗器械检测、基因组学及分子检测。“做药厂,开发一两个新药对我来说没有很大的吸引力,我们更感兴趣的是继续做平台,给更多的人和公司赋能,让病人有更多的药。做平台始终让李革兴奋不已。”
   在药明康德的愿景中,这样的一幕不再只是在想象里:一个人,一张信用卡,一个想法,一张纸,一杆笔,新药开发到生产的全部过程就可以完成。李革说:“以前的方式是你要租个实验室,招一帮人来,还要废水处理、消防等等。但现在都不需要了,你只需要拿张纸,把你想做分子的结构画一下,拿手机拍张照送给我们就可以。”已经有这样的事例发生:一家只有二名员工外加一个兼职的初创公司凭借在药明康德平台上开发的新药被另一家公司以1.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而这家公司成立时间不到两年而已。
   新药研发的效率难题让全球制药行业如鲠在喉。在李革看来,以往新药研发基本是在封闭式系统中进行,由大型药企制定规则,决定开发品种,这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病人的未来治疗方向和命运,也使全球新药开发的效率持续低下。“现在新药的数量远远满足不了病人的需求,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更多的人可以参与创新,把他的知识和经验有效地商品化。”这是李革给出的答案。
    新药研发是一场接力赛,只有当更多的人参与之后,接力棒才有可能传下去。更多的人既包括大型制药企业,也包括只有几个人的研发组织。而让更多的人加入的前提就是参与创新的成本必须降低。李革对于外界把药明康德比作“医药行业的阿里巴巴”这个做法并不反对,他认为阿里巴巴实现了一个基础功能,大幅降低了个体业主成为商业拥有者的门槛,让创业门槛大幅降低,“实际上这就是给小的业主赋能。药明康德这个平台就是要大幅降低科学家想要自己发现新药的门槛”。
    不过二者最大的不同在于,新药开发离不开“实体店”。因为新药开发既离不开研究、测试、开发、生产等诸多环节,同时也必须熟悉和满足严格复杂的监管要求。这是李革坚定地相信药明康德可以发挥作用的地方,“他把想法给我们,我们给他做实验。”
    从全行业的角度来看,大型制药企业虽然依旧是药物研发的绝对主力,但一大批研发型生物科技公司兴起,它们成为最具活力的一批新药制造者,而这类公司的很多人就是从大公司退休或者离职的科学家。但新药研究开发的链条和时间都很长,所以几乎没有人能够跑完全程,这也是李革认为建立一体化平台具备价值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李革希望在药明康德这个平台上,只要与药物开发有关,各种各样的需求都可以得到满足,知识和经验能得到充分的利用和商业化。他说:”在药明康德上可以找到大多数的能力。经过这几年的发展,我们又具备了很多别人没有的能力。”
    据李革透露,在2014年美国FDA审批通过的41个新药中,31个来自药明康德的合作伙伴;2015年批准的45个新药中,33个来自药明康德的合作伙伴;2016年批准的22个新药中有16个。到了2017年,药明康德已经拥有全球3000多家客户,有几千个创新项目在药明康德平台上运作,贯穿新药发现到商业化生产的所有过程。这是李革认为药明康德能够称之为平台的底气,因为“平台一定是大多数人用的时候才是平台”。而想要实现赋能,平台需要具备两个核心要素:规模足够大,能力足够深。
     从规模角度看,药明康德当下无论科研力量构成还是业务领域分布,国内已无出其右者;从能力角度看,伴随着规模的扩张,药明康德的技术能力也在夯实和拓展。而“当一个平台足够大,能力足够深的时候,长尾效应就会显示出来,就是你能够服务那种特别创新、非常小的公司”。而不论是药明康德布局基因组学,进军精准医疗领域,还是密集投资创新药技术公司,都没有脱离自己的逻辑主线,“很大程度上还是为了赋能”。药明康德最新的动向是,99日,旗下主打基因大数据平台的药明明码获得2.4亿美元B轮融资,由红杉中国领投,淡马锡、云锋基金和3WPartners等机构跟投。
    李革这样总结药明康德选择进行风险投资的原因:把更多更好的技术和新药产品引入中国,为中国创新赋能。风险投资除了让药明康德可以更灵活更快地对接全世界先进技术以增强平台能力外,也让其跟紧中国重大疾病的诊治前沿。通过自己的平台能力和模式创新,药明康德要在中国医药产业从仿制向创新转型的过程中发挥作用。
    20171月为止,药明康德已在中美两地投资了近20个项目,以技术和研发型项目为主。李革说:“如果觉得我们只是为了投资回报,就把我们看的太低了”。
  胜者不欺  清者自清
    在创立药明康德前,李革在美国参与创建了另一家生物技术公司Pharmacopeia2003年该公司时任CEO来上海看望李革之前写邮件问道:“革,上海有五星级酒店吗?“”可以想象当时外面的世界对中国的了解,那已经是2003年。”李革回忆说:“实事求是的讲,当时有多少人愿意回国呢?”
      在药明康德客户名单上,本土药企的名字开始集中出现,它们既有海归创业公司,也有传统上市药企。药明康德赶上了全球医药研发外包业务转移的机遇,也赶上了中国本土医药研发创新的真正开始。李革要解决的是一个世界性难题,但“赋能”可能让他在中国先找到答案。
     让天下没有难做的药,没有难治的病

药明康德全球共设26个研发生产基地和分支机构,是中国规模最大、全球排名前列的小分子医药研发服务企业。通过其业界公认的全球领先开放式、全方位、一体化的医药研发服务能力与技术平台,公司直接服务于全球3000多家创新合作伙伴。

截至2017年末,药明康德为客户在研1000余项新药开发项目,并同时支持或承载着全球多家知名药企的200多个临床I-II期、30多个临床III期及商业化阶段的小分子化学药生产。自2015年初至今,药明康德开始协助国内医药企业研发新药,其中20余例新药临床试验申报已经提交。药明康德协助客户研发的多个新药获FDA批准上市,或FDA突破性疗法、孤儿药资格认定,以及FDA“快速通道”等认定。

药明康德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革博士表示,“药明康德的愿景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药,没有难治的病。我们将砥砺前行,开拓创新,让创业者和科学家更容易实现新药梦想,让医生能够把病人治得更好,让病人得到更好的治疗,成为有高度社会责任感的上市公司!”我们深信,药明康德在李革董事长的带领下未来一定能够飞得更高,走得更远!也呼吁全国各界人士对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给予更多的支持和理解,让我们一起努力,为实现中国梦贡献一份绵薄之力。

分享到:
更多精彩热图

政坛人物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企业邮箱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媒体合作QQ:605607691 | 您有任何意见和建议,请致函:605607691@qq.com
投稿专用邮箱:605607691@qq.com| 运营方:华夏电讯
Copyright 2008-2018 华夏财经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苏ICP备12062484号-1
注:华夏财经网所有平台仅提供服务对接功能,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用户需独立做出投资决策,风险自担,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
关闭
华夏电讯
关闭
华夏电讯